文章分类

© 2005-2019 我们家住在山脚下山上是县林场。每年冬天林场都有成千方的伐木指标,靠山近的生产队就在队长的组织下上山伐木挣工分。伐木是危险的活计,弄不好会送命的,因此队上的以社员们都很小心。每次上山都要叫上三五个人一起伐木,这样互相有个照应。那时还没有电锯子只有铁匠打的板斧,社员们就用板斧一斧一斧地砍伐。有力气的人,一天能砍伐两三棵树没力气的一天只砍伐一棵树。伐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:只能砍死树不能砍活树,这样我们就要到茂密的老林子去找,有时要上到几百米高的山上去找,因此伐木工都十分小心否则会从山上滚下来摔伤的。木头伐好后还要从高山上把木头运到指定的地点。有一年冬天,哥哥早早结束了伐木,挣回了两方木头这两方木头需要自己上山砍伐,然后把木头拉到护林点,有护林员在木头上盖上红印,这就算是合法的木头了。那天天气特别冷我和哥哥还有邻居共四个人,带着绳索板斧吆上毛驴半夜三更从家里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